西甲万博app_万博体育手机登录网址_万博app客户端登录

5240

唐宋时期鱼形壶造型比较流行,在唐三彩、白瓷、金银器中皆有表现。

以往认为唐宋时期的这类产品皆取材于鲤鱼造型,而通过与唐宋文物上流行的摩羯图像比较可以看出,有些鱼形壶造型来自摩羯鱼的可能性较大。

其中潮州窑作为唐宋时期重要的外销瓷产地之一,所烧制的这类产品特别值得关注。如何区分这两种纹饰,下面以潮州窑产品为主体展开探讨:

鲤鱼壶

唐三彩双鱼壶 ↑

山东青州出土

双鱼壶又名双鱼瓶,在山东青州和江苏扬州皆有唐三彩双鱼瓶出土。

唐代黄堡窑烧制的产品有低温棕黄色釉、低温绿釉和黑釉瓷。在五代时期耀州窑也烧制青瓷刻花双鱼壶。

五代陕西耀州窑青釉刻双鱼穿带瓶 ↑

唐代河北邢窑双鱼壶 ↑

河北井陉县出土

唐长沙窑酱釉双鱼壶 ↑

河北井陉县出土的唐代邢窑白瓷双鱼形穿带壶与长沙窑烧制的酱褐色釉双鱼壶,造型与唐三彩产品大致相同,反映出这一造型在唐代的流行。

这种作双鱼造型的陶瓷酒壶被唐人称为“双鱼榼(kē)”,如白居易诗中有“何如家酝双鱼榼,雪夜花时长在前”(《家园三绝》)之句。

在唐三彩和唐宋瓷器中出现的双鱼壶造型应该是来自对金银质地双鱼壶的模仿。

1976年内蒙古喀喇沁旗哈达沟门出土的双鱼形银壶应该是这种造型的金属器原型。

唐代广州梅县水车窑青釉双鱼形壶 ↑

梅县水车窑烧制的双鱼形穿带壶,壶高27厘米,口径7.5厘米,底径9厘米,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

造型作卷口、短颈,长身似鱼形,足部微外撇犹如鱼尾。肩部带一短流,壶身两侧有对称的凹槽,凹槽上下各塑造穿带用的双系。

两侧各贴塑两只圆形鱼眼。外壁施青釉,釉色青绿,有较强的玻璃质感。广义上说,水车窑也是唐代潮州窑中的一个窑场。

蔡奕芝在《潮州唐宋古窑研究》中认为梅县水车窑与潮州北关窑是相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两个窑场,两窑场生产的瓷器胎质、釉色、造型具有同一时代特征,“梅县、潮安唐代同属潮州管辖,水车窑产品也通过潮州这一当时繁荣的对外港口输入到泰国、日本等国家。”

因此,此壶也被视为唐代潮州窑产品。

汉代灰陶鱼形扁壶 ↑

这种双鱼形穿带壶造型以往皆认为始于唐代,但通过近年考古发掘,获知此造型来自汉代。

2009年陕西蓝田县华胥镇支家沟出土的一件鱼形陶扁壶,分体为两件,清晰地刻划出鱼鳞和鱼尾纹饰。

这种陶扁壶与汉代流行的铜扁壶大致相同,至唐代陶瓷双鱼壶多见。一般是鲤鱼造型,壶口作小口,一个突出特征是鱼的造型塑造温和,口中无齿。

潮州笔架山窑址考古发掘中共获取鱼形壶标本369件,但均残缺不能复原,观察《南国瓷珍——潮州窑瓷器精萃》一书收录的几种潮州窑宋代鱼形壶,其中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潮州窑笔架山窑址出土素胎鱼形壶无流柄,壶口亦缺损。

系五号窑址出土残片与窑旁废品堆积层出土大量半成品残片搭配复原而成,已经不能反映原貌,窑址考古反映出有些鱼形壶残件另有特色,说明应不止一种壶式。

北宋素胎鲤鱼形壶 ↑

广东潮州笔架山窑址出土

广东省博物馆藏

北宋青白釉鱼形壶 ↑

菲律宾出土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

香港中文大学收藏的菲律宾出土青白釉鱼形壶缺损柄与流部。潮州颐陶轩陶瓷文化艺术研究所收藏的两件青白釉鱼形壶也有修复痕迹。

北宋潮州窑鱼形执壶 ↑

颐陶轩陶瓷文化艺术研究所收藏

北宋潮州窑鱼形壶 ↑

图片采自《宋代笔架山潮州窑》第39页

北宋青白釉鱼形壶 ↑

广东省博物馆藏

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白釉鱼形壶较好地保留了原始风貌,底亦有釉,高12.6厘米,口径2.8厘米,底径6厘米,经询问广东省博物馆,该壶似乎并无流柄构造,仅靠近头部的两侧鱼鳍微有残破。

潮州颐陶轩陶瓷文化艺术研究所另有生烧的鱼形壶带柄残片。以上情况说明鱼形壶在潮州窑存在带流柄和不带流柄两种形制。

北宋潮州窑素烧鱼形壶残件↑

摩羯壶

除了这种造型祥和的鲤鱼形壶,在唐代已经开始出现取材自摩羯造型的双鱼壶。

摩羯鱼为梵文makara的音译,原是印度神话中一种长鼻利齿、鱼身鱼尾的动物,汉译作摩羯或摩伽罗,被认为是“河水之精,生命之本”。

后秦弗若多罗译《十律颂》三十三卷:“魔竭鱼……此等在海中未足为奇,有百由旬者,二百、三百乃至七百由延身。”

唐金俱叱译《七曜禳灾诀》中作摩羯。因为希腊天文学中摩羯座的形象为半羊半鱼状,故译名中宜用羊旁之羯,可参见岑蕊《摩羯纹考略》(《文物》1983年10期)。

佛教《阿含经》称其“眼如日月,鼻如太山,口如赤谷”。玄应音义一曰:“摩伽罗鱼,亦言摩竭鱼,正言摩迦罗鱼,此云鲸鱼,谓鱼之王也。”

慧苑音义下曰:“摩竭鱼,此云大体也,谓此方巨鳌鱼也。”

北周安伽墓石刻上所见摩羯头部装饰 ↑

摩羯纹作为印度或西亚传入我国的外域元素图案,最早见于西安出土的北周安伽墓石围屏上雕刻的摩羯图案。

1964年陕西三原县出土的隋代开皇二年(582年)石棺上线刻有巨口利齿的摩羯鱼造型。

唐代金银器上的这种纹饰,以西安市太乙路出土的金摩羯纹长杯和1987年陕西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咸通九年(868年)文思院款摩羯纹荷叶形三足银盐台为例,其都表现为大口露齿的形象。

唐摩羯纹金长杯

西安市太乙路出土 ↑

咸通九年年款摩羯纹鎏金银盐台

唐代陕西法门寺地宫出土↑

辽代银鎏金双摩羯纹盘

内蒙古喀喇沁旗出土↑

内蒙古喀喇沁旗出土的银鎏金双摩羯纹盘,年代被定为辽代,有浓厚的唐代风格,表现的摩羯也是口露利齿、头有单角分叉的凶猛形象。

这种唐宋时期的摩羯纹饰石棺和金属器、陶瓷器屡有发现。

摩羯造型的壶具在唐代陶瓷中已被引入,如1992年陕西长安县南里王村唐墓出土高15厘米的三彩双鱼形壶,作双鱼并连状,双鱼口吐浪花,其上捧起壶口,上唇外翻形成双系,鱼尾下垂作成壶底。

唐三彩双鱼壶

西安长安区南里王村唐墓出土↑

该墓出土双鱼壶的突出特征是上唇翻卷为壶系,口中有对称的利齿,与洛阳出土的唐代绿釉摩羯飞鸟纹盘表现的摩羯形象一致。

此外如印尼打捞的黑石号沉船中出水的唐长沙窑摩羯纹碗,鱼嘴利齿密布,背部与胸部的鱼鳍都表现出带硬刺的质感。

唐长沙窑摩羯纹碗

黑石号打捞出水↑

把它们与宋代潮州窑出土的几种鱼形壶比较,潮州的这种大口中布满利齿的造型确实应是从摩羯鱼吸收而来。

1979年,内蒙古赤峰市郊区城子公社洞后村窖藏坑出土一件带提梁双摩羯形鎏金银壶,把摩羯头部的角用作两侧的壶系,反映出唐宋时期摩羯形壶与双鲤鱼形壶是同时流行的。

唐宋摩羯纹饰在头部有突出的角,可惜潮州窑出土的鱼形壶多数头部都有缺损。

潮州窑出土鱼形壶中,有些壶的鱼头部残存小突起,虽不能反映摩羯角部的全部构造,但仅是独起的角,又有大口利齿,也说明应是摩羯造型。

宋代潮州窑对摩羯鱼纹饰还应用于青白釉刻花器物。潮州笔架山窑址考古发掘出一件北宋青白釉摩羯鱼纹刻花残片,现收藏于潮州市博物馆。

北宋青白釉刻花摩羯纹残片↑

此件青白釉刻花残片在《潮州笔架山宋代窑址发掘报告》被称为“另有一些盆或大盘的残片,影青釉,器内划云龙纹和花草纹”,其纹饰表现的动物带有鱼尾,是明显的摩羯鱼造型,大口,口中布满利齿。

唐、五代、宋摩羯鱼造型瓷器在东南亚有一定数量的出水或出土。新加坡林亦秋通过比较黑石号、井里汶号等沉船打捞瓷器,提出位于东南亚的室利佛逝(中国文献曾称“三佛齐国”),即今印尼苏门答腊的巨港,是唐代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中转站,也是佛教传播的中心。

2004年2月,一支比利时海底勘测团队在印尼爪哇井里汶岛海域发现一条五代沉船,沉船里除了几百件定窑白瓷,还有超过10万件越窑青瓷器,其中有9万多件碗碟,200多件执壶及不少形状多样的器皿。

其中一件越窑凸雕莲瓣大碗的底足上刻“戊辰徐记造”字样,该戊辰年应为968年。

据林亦秋先生介绍,井里汶沉船打捞有一只青瓷摩羯鱼雕塑,长14厘米,高约34厘米,鱼尾后翘,鱼头仰天,张开大嘴,形象生动。

在佛教中以摩羯鱼来比喻菩萨,以爱念缚住众生,不到圆寂成佛,终不放舍。

摩羯鱼也是水神,传说它常在海里游逡,拯救将沉之船。在印尼国家博物馆也看到同样的一只五代越窑摩羯灯,而远至荷兰利瓦登市的毕临色夫博物馆,也展示有同样的摩羯灯。

印尼曾经被荷兰统治了300年,直到20世纪中期才独立,所以荷兰博物馆的许多器物都源自印尼。

在苏门答腊巨港的穆希河里,也就是室利佛逝旧都所在地,出水了几件摩羯鱼的油灯,证明了当时作为佛教象征的摩羯鱼在此地颇受民间大多数崇佛人士所爱戴和供奉。

在中爪哇,世界奇迹之一佛教圣地婆罗浮屠七层楼,每层梯阶上都雕有摩羯的石像,取其神圣之意。

从东南亚的瓷器打捞与出土情况可以看出,唐五代时期摩羯鱼纹饰的瓷器符合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一带的审美情趣,带有一定的佛教信仰因素。

而潮州窑宋代带有利齿的鱼形壶取材自摩羯鱼的可能性较大,这类造型的鱼形壶在菲律宾曾有出土,说明它们恰是为满足东南亚民众一定的审美取向及对南传佛教的信仰而烧制的外销瓷器。